安妮宝贝凝练经典语录

  安妮宝贝自始至终,安妮宝贝的语言都是凝练的,短促平快,极具张力。以下是雨露文章网小编整理的安妮宝贝经典语录,欢迎阅读!

  

  一定不能想要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不管是物质还是情感。原谅对方也是脆弱的有缺失的人,又怎么能去奢求他的保护及成全。即使你需要一个偶像。但那一定不会是你的爱人。不要希望互相拯救。 ――安妮宝贝 《且以永日》

  如果心与心是贴近的,有时已没有缝隙,就可以很稳妥地保持宁静。而信任是,把问题托付给自然的趋向,不试图掌控或打断,也不心生怀疑。如果能够更爱自己一些,这样也会更柔软而沉着地爱别人。 ――安妮宝贝 《新浪微博》

  新的城市出现。旧的城市消失。有些人曾记得它的旧模样,有些人还记得一点点,有些人将完全不知道。他们被断绝与这座城市历史之间的关系,断绝与它的优雅和信念的关联。他们仿佛是孤儿,没有养分,生活在一个崭新的重新开始历史的城市里。它显得富足,干净,体面,只是和过去断了联系。包括它与传统精神支撑之间的关系,一刀两断,粗暴得没有任何留恋。推倒一切,改造一切,仿佛一切可以重新开心。下手果决。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消失》

  无所贪爱,每一刻却贯注真情。 ――安妮宝贝 《眠空》

  人与人之间的这份郑重而留恋的对待,也许已经是奢侈的事,但值得追寻。 ――安妮宝贝 《流深》

  我以前不知道哀而不伤是什么意思。现在明白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解释。 于是想想还是不说了罢 ° ――安妮宝贝 《眠空》

  生活的起伏变化错落,仿佛影影灼灼的风景。 ――安妮宝贝 《莲花》

  好的照片,应该能留下世界绝望的美感。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如果我们可以这样理所当然的沉默,就似乎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爱人。 ――安妮宝贝 《清醒纪》

  这个世界几乎不合所有人的梦想。只是有些人可以学会遗忘,有些人却坚持。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少年的友情就像一只蝴蝶一样绚丽而盲目。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容易胖起来的的人,都是有目标的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你看到我的时候 我的心盛放成芍药的样子 芳香凛冽 于是你低头询问我的长久 ――安妮宝贝 《清醒纪》

  整个人是一个巨大的伤口。 ――安妮宝贝 《莲花》

  你已经让我的感情残废,彻底丧失掉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安妮宝贝 《七年》

  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安妮宝贝 《八月未央》

  如此这般聪明漂亮的女子,名牌大学毕业,努力改造自己,试图得到认可,最终目的也不过是要嫁一个高于自身阶层的男子,得到另一个阶层的生活。 ――安妮宝贝 《春宴》

  死亡来得没有声息,损失和匮乏只留给存活的人世。守夜晚上,祖母哭倒在椅子上几近昏迷,一到正点,又机械起身,用力扑倒在棺木前嚎啕大哭,如此反复直到天亮。这是她第一次目睹悲痛的力量,它蕴含强大的坚韧和冲动。庆长却没有一滴眼泪。她与父亲一直生疏。他也许隐约带有戒备恨意,她长得与母亲面容相似。她看到的父亲,是一个被贫乏生活和失败婚姻打垮了的男子,此后再无翻身之地。 ――安妮宝贝 《春宴》

  你要相信,我们原比自己想象得要更坚韧麻木。一切都会变。一切也都会完尽。一切还会重新生发。一切会继续行进。 ――安妮宝贝 《春宴》

  有些话可以不必说出,也许不过是各自认为的真实。有些事情可以不要求分辨,也许不过是各自认为的合理。这世间哪有错过的人或者做错的事。凡是发生着的就是对的,它们精准无比。 ――安妮宝贝 《眠空》

  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孤独是羞耻的事情,不应该让别人看到,也不能让别人听到。 ――安妮宝贝 《二三事》

  我爱你。这是他可以说的话,也是他喜欢说的话,但这是她所不需要的话。我爱你,这能改变她的处境和生活吗。不。她只是意识到自己将会更为分裂而苦痛地存在。这感情将是她的负债,而不会是救赎。 ――安妮宝贝 《春宴》

  青春转眼落根结果,不见了花影缭乱。 ――安妮宝贝 《清醒纪》

  难道人不应该在清洁而又持有审美的环境中生存,不应该享受到休闲和憩息的乐趣,不应该在有生之年获得尊严、愉悦、物质和精神同等丰足平衡的满足吗。赤贫,揪斗,咒骂,挣扎,污脏,丑陋。这不是常态。 ――安妮宝贝 《春宴》

  真正的规则是人内心的信念。他们只能在实践中具备信念,而不是所谓的该往东还是该往西,该洗手还是该睡觉的规则。人要先把自己弄脏,弄痛,知道失望和伤害是什么,才会知道什么是真实 ――安妮宝贝 《春宴》

  希望更换生存环境,或者拥有更高阶层的生活。Fiona是聪明自立的女性,骨子里却摆脱不了本能的依仗。换了一种语言说话,呼吸到更为清洁的空气,喝到更为新鲜的水,看到更为圆满的月亮,人就会得到幸福吗。如此生活会更应有希望吗。这跟高山之巅的孩子渴望突破地理界限去看看县城的人有何区别。 ――安妮宝贝 《春宴》

  人会与之纠缠不清的,是紧密联结的城市,在此中托付情感,形成历史。而那通常因为在其中有发生作用和影响的人。家人,爱人,友人……这些构成决定一座城市在生命中最终的位置。 ――安妮宝贝 《春宴》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也只有坚定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才能做完一些事情。 若一颗心放出去,面对那么多参照映衬以及纷乱选择,还有众多标准和概念的干扰,该如何走路大概都是问题。 一条狭窄的小道,走到黑,走到头,胜过在人群熙攘的大广场里游荡徘徊。 ――安妮宝贝

  窗外是城市的暮色 玫瑰灰的天边的云层 时间迅速地填平一切 就像海水覆盖了地球所有的凹陷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植物一样的人是好看的。他们经历独特,但所言所行,丝毫没有浮夸。待人真诚实在,有一种粗率的优雅。人生观是开阔而坚定的,自成体系,与世间也无太多瓜葛。若看到不管是何种职业的人,在人群面前表演欲望太多强盛,用力通过各种媒介来推销和演出,便觉得动物性的一面太过明显。功夫做足,野心昭显,昌盛踊跃,最终不过是普遍性的平庸。 ――安妮宝贝 《植物女子》

  检验自己与其他人事的缘分,何需从头到尾,从始至终。 看一个房间,扫一眼客厅正中,便知道它的气味对不对,是否正中下怀。 一本书,随便读一段,便知道其中是否隐藏美妙的世界等待发掘,是否可与它彼此沉溺。 看一个人,第一个五分钟,你便知道是否会接近这个陌生人。 ――安妮宝贝

  生活如同巨大的幻术。明知如此,步步还需艰难持重,全神贯注。我们渴望做一场离经叛道的嬉戏,如履薄冰,如蹈高空,并且最终不知所踪。爱是和真相共存的幻术。随时老去,随时死去。即便如此,为探寻和得到爱,为获得生命的真实性所付出的代价,依旧是这个幻术中最令人迷醉和感动的核心。 ――安妮宝贝 《春宴》

  也许多年以后,你会忘记那个人的容颜,那些喜悦和忧伤。可是,一个人的气息是永远无法忘记的。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因为独立就一定要承受比别人更多的离别吗。因为他觉得你可能不会受伤,因为他觉得你很坚强。可是我现在已经不难受了。是真的真的不难受了。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这是她用来印证和确认自我存在的通道,而不仅仅是一份按时出工谋取薪水用以维生的职业。也有可能,她内心的信念,吸引这份工作来临。 在污泥沼泽般腐烂并且散发出恶臭的现实中,在与世隔绝的高山之巅山溪深谷中,寻找人性与天清地远的一丝交集。这交集在烈焰深渊里时而更显示出一种迫切急进的光芒。 ――安妮宝贝 《春宴》

  人与天地交流靠的是德。有德的人在任何环境之中都可以无畏无惧,不受束缚。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人的一生可以发生很多次恋爱,最后能记得的不会超过一两个。一些萍水相逢的人,一些逐渐被忘记的人,是漫长时间带给内心的印证和确认。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人最终都是在习惯中屈服。我们的意志并非想象中那般强韧,它也不能够选择理所当然的正确。正确的,只能是那些最终要强迫你接受的存在。不管它是空气,城市,婚姻,个性,还是其他。 ――安妮宝贝 《春宴》

  如果我们来得及在城市沦陷为海洋之前逃离,我一定会先看清楚你的脸,即使模糊而微黄。 ――安妮宝贝 《清醒纪》

  命运静静等待一侧,旁观你辗转煎熬。 最终会逼你把脚步移向注定的第一格。 ――安妮宝贝 《眠空》

  送我回家的途中,下起很大的雨。秋天的寒意一天天加深。是我喜欢的季节。大雨中,我们走过黑暗的巷子去大路上拦出租车。雨水冰凉。罗说,答应我不要一个人走。我说不会,会有人接或会有人送。很多东西都不能带走。但会记得带上那几盘德国CD。不管我在哪一个城市。 ――安妮宝贝 《如风》

  他承认他体内有两个自我,两重人格,两种需求,两条轨道。也许这同时是他魅力所在。既不是纯粹的乏味功利的商人,也不是虚无的理想主义的追随者。兼具理性和感性的碰撞,尽力做到平衡均匀。这是他天性里的秘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平衡均匀的反面,是一种缺乏血性和勇气的迟疑,一种回避伤害和冲突的伪善,同时,总是在制造诸多借口,以此维持自我和解的假相。 ――安妮宝贝 《春宴》

  阅人无数,历经沧桑也好。 游戏人生,嬉笑怒骂也好。 放荡不羁,轻描淡写也好。 心灰意懒,坚不可摧也好。 只要你在爱,你就依旧是十六岁的少女。 白衣蓝裙,头发上粘着芳香的栀子花瓣, 睁着无辜眼睛,一颗惴惴不安的水晶般的心。 ――安妮宝贝

  其实现在我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最后人该如何面对自身的死亡。所以,我基本上已不再关心任何幻化出来的,生的各种形式和妄想。我有时阅读一些宗教经文、古籍或哲学论述,至少希望能够寻找到些许答案的蛛丝马迹,以解除心中疑惑。 ――安妮宝贝 《春宴》

  一个人与所置身的时代,可保持一种怎样的关系。 如果他执意与世间保持距离,远离资讯,潮流,观点,不看报纸不看电视不听电台不与团体接触不参加公众活动,他是否能够与身处的时代脱离关系。答案,当然是否定。因为,他所住的房子美观便利与否,他吃到的食物干净健康与否,他的家庭关系和睦丰富与否,他的交际关系和谐或紧张,他的婚姻,工作,他的价值观念,他所受的教育,他的礼仪,琐碎到他所使用的器具用品,他所喝的水的品质,他对外表衣饰的审美……无不被时代所左右。 ――安妮宝贝 《春宴》

  他的确以他的方式爱过她,以他所称谓的爱。只是这注定是不坚定的东西,是被拨弄和操纵的东西,它无法与时间抗衡,也无法给予现世的生命以未来意义的影响。它与她所追索的情感,是两回事情。即便如此,她依然承认,他爱过她,以他的方式。只是她一直站在幻象之中,以为它与俗世的目标不同。但其实它没有什么不同。它依然只是一段俗世男女的欢爱纠葛,看来也就是如此。 ――安妮宝贝 《春宴》

  眼前这个成年女子的容貌、心智、思维、意识都在倒退,她已不是往日强大专注忽略现实的贞谅,她成为对幻象无力自拔沉溺放任的女子。但或许,前者是她多年坚持不懈互相融合的幻象,后者,才是最终需要面对和剥脱的不曾自知的真相。 ――安妮宝贝 《春宴》

  有些人你从未见过面,或者被历史清扫或抹煞过,或者已经被覆盖至遗忘了。但只要曾有一字一句进入过你的灵魂,他便成为你的一部分。在某些瞬间他们是不死的,他们的个人意识已经成为由宇宙来分享的一部分。 ――安妮宝贝

  无论学哪门技能,当你不向它要美丽要感动要智慧要注目的时候,一个从容的真实的自己就会呈现在面前。引领着你迈向前方的路程。 ――安妮宝贝

  她想这个相见最终的作用,是帮助对方在这个由规则、秩序和客观性结构组合的现实中,找到一个接近真相的位置。但并非接近彼此的真相,而是接近各自的真相。来到一个正确位置,以此看到退却中日趋微弱的光泽,出人意料熊熊燃烧起来。这样拼尽全力,这样俯身投入,等待花火熄灭之后,昭示出各自本质的凛冽和空洞。他们各自的出现,挟带特定意义。这是在很远很远之后的道路上,接近终点,回头看望,才能明白的起点。 ――安妮宝贝 《春宴》

  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伤口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安妮宝贝 《彼此花》

  生活在瞬间奋勇的奇迹之后,只余留下漫长的困顿。但痛苦的时间,还是太久了。久得没有至尽一般,久得看不到过去,看不到未来。只有当下此刻难以煎熬只能强力支撑的失陷。 ――安妮宝贝 《春宴》

  男女之间,若只以好奇和欲望来做动力,一旦占有或产生厌倦之心,关系就失去行进的动力。如同被嚼过的甘蔗渣滓,榨取完尽甜美可见的汁液,只能被丢弃。所以人常说,分手之后,相见不如怀念。 ――安妮宝贝 《眠空》

  十六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些付出不会有结局,有些人注定不属于自己。那种温柔的惆怅的心情,那种疼痛。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他带来的情感,像火光一样被点燃,满天烟火绽放。熄灭之时,却看到处境之荒芜败落更为急切逼真。她清楚对他的放弃,是对自我的一种放弃。与他的终结,使她不再确定在世界上的位置,只能随波逐流。即便如此,她要勉强并且用力支撑,继续存活。 保持沉默,自生自灭。一如大部分日常的人,忍耐着生活下去。 ――安妮宝贝 《春宴》

  比起具备流动感和连续性的摄像来,照片更具有一种独立形式。 此刻当下,在影像定型的瞬间,人与过去、未来、所依存的环境种种,共处于一个时间凸出点上。那分明是一种隔绝的断裂的破碎的尖锐的处境。 ――安妮宝贝 《春宴》

  她说,一个完成了自我终结的人,将清除干净所有他对万事万物的眷恋之心。 ――安妮宝贝 《莲花》

  女人不温柔,不管有没有道理,都是错误。 ――安妮宝贝 《眠空》

  我相信这种怀念,不会随着时间消失,而是会变成一种更为广博和沉默的苍凉。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我手里拥有的东西太多,所以我放不掉 ――安妮宝贝 《七月与安生》

  在一个爱慕着的人面前,会把自己的放弃当成他对我的放弃。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写作是一条个人道路 无需奢求理解或需要更多解释 但它最终方向是汇入世间万物的整体秩序 汇入大心的领域 如同水滴汇入大海 愿这些文字在书写和沉没于水中时 于你我交会的因缘中 种种欢喜或障碍的种子 光明或黑暗的能量 成全各自的修行 并最终趋于唯一存在的光源 ――安妮宝贝

  原来女人和男人真的不同。女人的心和身体是一起走的。如果心不在身体上,身体就只是一个空洞的陶器。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快乐和享受不需要那么奢侈,完全可以来自微小的事物。 ――安妮宝贝 《得未曾有》

  人若看清和明白自己的处境就只能承担它 即使心里有一种畏惧 对这萧瑟落寞的 对黑暗与幽闭的畏惧 也要承担着它 回到自己的使命之中 有骨骼的哀伤 那等同于一种自我克制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我们可以对生活抱任何期待吗,我说,生活给我们的答案永远都是离奇。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我只知道,此刻的世界,因为你的存在而略有不同。这样微薄的一点不同,足够让我感觉到能飞翔的壮阔意志,而不是生活日复一日的逐渐沦陷。沦陷于这座寂寞的城。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万事万物,最终只有承诺和牺牲,会让我们彼此怀念。 ――安妮宝贝 《眠空》

  唯独幸福徒有虚名。 ――安妮宝贝 《眠空》

  有时候我们都这样的伤心,但从不表达。就如同我们从不说爱。从不。爱是被封闭被禁忌被拖延被搁置的。这样的爱,是我手里唯一的救赎。所以我被我的罪吞噬。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躺在微凉的凌晨蓝光里,看着暗中火焰跳动的光亮,耳边交织这些热闹却不喧杂的声音,心里觉得非常寂静。又只觉得自己会失去这样的时刻。幼小时心里已有惆怅。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被生活锤炼过,充满内心历史,最终心定意平。这才有了人的品格。 ――安妮宝贝 《眠空》

  我们曾有过的感情,它是艰难的损失,也是昂贵的美景。 ――安妮宝贝 《眠空》

  若能置身事外,才不会画地为牢。 ――庆山 《眠空》

  有时候身边很多熟悉的人,他们却只如空气般的存在。 ――安妮宝贝 《彼岸花》

  我曾对你说,我要走到很远的地方去,是的,总有一天,我会抵达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自己看自己,和他人看自己,终有不同。 ――安妮宝贝 《且以永日》

  春天,玉兰开出大朵白花,淘气的孩子扔石头块上去,把大花打落下来,花瓣洁白瓷实,指甲尖划上去掐出浅褐色印痕,平白添了折损。这花其实并无用处。它就是兀自盛开着,气味诡异。又实在是一种高傲的花,禁不起把玩。 冬天,腊梅树开花。圆粒小花苞密密麻麻,挨列在黝黑疏朗花枝上,半开或绽放。金黄色半透明的花瓣,像蝉翼一样轻微颤动。下过一场雪,花香在寒冷空气里更显凛冽。孩子们爱慕它,依旧想偷摘,折下梅花枝兜在怀里,悄悄带回家去。我从没做过这件事情。只记得每次走过,仰头看花树,心里敬慕得会微微发疼。是孩童时的惊羡爱慕。它们都是开花时会掉光叶子的树。光秃秃的枝桠,衬托着花朵格外清高孤傲。 后来,这座图书馆和那些花树,全都消失不见。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一直未曾明白生活的意义所在,却对它有充沛而无法诉诸于任何形式的情意。 渐渐地变得沉默。渐渐地习惯拍一些平淡而微小的照片,仿佛是在记录时间。一只佳能相机用了快两年,一直放在包里,外壳逐渐磨损,但却仿佛是最知己的老友,分享内心所有细微感受。人慢慢会学会对物沟通,而不是对人。 那或许,对人,我们终究是会慢慢淡漠下去。 就像置身的这颗蓝色星球,人会像麦茬一样自生自灭,它的转动却从来不用情。每个人总归是活在自我的深渊之中。是。某一天我们都会变老和死去。幸福,也许终究是一个终极象征,并不带来解脱 ――安妮宝贝 《清醒纪》

  以前我不太容易原谅别人,更不放过自己。如今,每一个人能够看到他们隐隐闪烁的苦难和幻觉,由此反观到自己,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不需要任何一种理由或解释。只是接纳下来。充满情绪的人,只以自己的标杆衡量他人,并始终觉得别人应为他负责。 ――安妮宝贝

  每次买衣服的时候,会问自己,能穿它多久。 就象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会问自己,能爱他多久。 ――安妮宝贝 《末世爱情》

  喜欢穿白色的女人,她们有自信,旁若无人,这种自信也许来自于拥有了很多常人 ――安妮宝贝 《蔷薇岛屿》

  我们的感情,来的这样迅急,这样完满,这样美,一开始就点亮了所有的灯。这灯,多的数不完,看不尽。但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时间倒流,还能再有一次开始,让我们持有耐心和希望,一盏一盏慢慢地点。点一盏,亮一盏。点一盏,再亮一盏。这样,就可以长相厮守,慢慢携手走到老,走到死。而不是在活着的时候,看着这亮满的灯火逐渐稀落下去,一盏一盏地冷却,熄灭,黑暗,摧毁。 ――安妮宝贝 《春宴》

  恍若断崖独坐凝望蓝色海面心平如镜 ――安妮宝贝 《莲花》

  你既已经知道人生如戏,更应该尽力演出。搭起的舞台,过了一村便会沉入暗中。此刻我在台下仰望你,且把你装扮的艳美和哀伤,毫无节制毫不惜吝的交给我。 如此,曲尽人散后,你仍会在我身心之中存活 ° ――安妮宝贝 《眠空》

  那景象留在心里,好似无意之中纳入胸襟的红宝石和珍珠,熠熠闪光。而我不知不识,未曾为这繁华富丽心生了惊怯。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完美的值得我们用生命坚持。 ――安妮宝贝

  很多人彼此都不认识,认识了又如何,还是会分离。但分离的人有些会永远留在我们的生命里,不会遗忘。 ――安妮宝贝 《八月未央》

  原谅不是无视,而是容纳。一个意味含蓄的笑容。只能是各自的担当。 ――安妮宝贝 《眠空》

  没有比承担和接受更洒脱的态度了。也没有比安静的等待更积极的事情。 ――安妮宝贝

  如此坚定,才可以让自己一意孤行。 ――安妮宝贝 《二三事》

  感情总是被低估或者高估。有时我很失望。有时我佯装不知这些失望,并最终忘记这些失望。 ――安妮宝贝 《眠空》

  习惯了不被得到,觉得天生就该没有。 ――安妮宝贝 《眠空》

  花草种得用心繁盛。四处攀援的牵牛花,清香金银花,烂漫茶花和蔷薇,凤仙与太阳花在墙根开成一片。它们都是结实的花朵,点缀平常院落破落门庭。有人在瓦缸里种荷花,到了夏天,开出红艳艳硕大花朵,芳香四溢,着实令人惊心。用来储备雨水的暗黑水缸里有金鱼,养得肥大撩人,不发出声息。 秋日有白色蟹爪菊在绿叶中绽放,朵朵硬实,不知哪户人家,养菊如此爱宠。我与小伙伴们玩捉迷藏,在潮湿的大院子里穿梭,只看到诡异白花在昏暗光线中浮动如影,细长花瓣顶端隐约的阳光跳跃,是高墙西边照射进来的落日。那景象留在心里,好似无意之中纳入胸襟的红宝石和珍珠,熠熠闪光。而我不知不识,未曾为这繁华富丽心生了惊怯。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

  要去真正爱和尊重我们的父母,一样需要时间。需要长大,获得能力,因为爱和尊重并不是天性。它来自人性深处的宽悯理解,是一种力量。要逐渐地才能得到它。 ――安妮宝贝 《素年锦时・锦衣》

  在地球上,在人群中,遇见一个人,与之相爱的可能性能有多少。这概率极低。 ――安妮宝贝 《春宴》

  不要强迫自己去写作,不要把写作当作职业。表达应该是一种乐趣,而不是一种压力。对写作设置要求和目的是会带来痛苦的。写作是一个生命体的统合的表达。怎么面对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安妮宝贝 《微博答微友问》

  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听人谈论无聊杂碎。时间本无多,只能用来做喜欢的事。你看,月光,菊花,竹林,风声,猫在吃食。这些事物,联为一体密不可分,进人内心,可与之融汇。而那些人谈论热衷的一切,没有一件是和自身真实发生关联的,全是不着边际的轻浮。言语有时可憎。 ――安妮宝贝 《春宴》

  告别了,那些温暖的晚餐,喝酒,牌局和聊天。告别了,生活明亮快乐的一刻。她的确喜欢他干净温暖的房间。可是比这份喜欢更明确的是,她知道自己无法停留。把头靠在玻璃窗上,她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安妮宝贝 《告别薇安》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