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语录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以下是雨露文章网小编整理分享的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语录,欢迎大家阅读!

  

  我渐渐能意会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实。

  我们总要这样或那样死去的,你也好我也好。

  我们的正常之处,就在于自己懂得自己的不正常。

  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记住我这样活过,这样在你身边呆过。

  我几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指尖毫无所触,那小小的光点总是 同指尖保持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

  只要有时间,我会忆起她的面容。

  世界一天变一个样儿,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

  哪里有人喜欢孤独,只不过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

  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忘记,会忘记的留着也没有用!

  绅士就是:所做的,不是自己想做之事,而是自己应做之事。

  孤零零一个人,觉得身体就像一点点腐烂下去似的。渐渐腐烂、融化,最后变成一洼黏糊糊的绿色液体,再被吸进地底下去,剩下来的只是衣服。

  在此以前,我是将死作为完全游离于生之外的独立存在来把握的。就是说:“死迟早会将我们俘获在手。但反言之,在死俘获我们之前,我们并未被死俘获。”在我看来,这种想法是天经地义、无懈可击的。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

  我扬起脸,望着北海上空阴沉沉的云层,浮想联翩。我想起自己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失去或离去德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

  当周围一团漆黑的时候,只能静等眼睛习惯黑暗. 。

  你总是蜷缩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而我却一个劲儿“咚咚”敲门,一个劲儿叫你。于是你悄悄抬一下眼皮,又即刻恢复原状。

  只有在开始忘记的时候回忆才会渐渐出现。

  我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不希望别人理解自己。

  "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绿子问.

  "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都融化成黄油."

  无论谙熟怎样的真理,也无以解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的软弱无力――我形影相吊地倾听这暗夜的涛声和风响,日复一日地如此冥思苦索。

  始终百无聊赖,以后也一个样,并非对此不满,只是无奈罢了。

  记忆到底还是一步步远离开去了。我忘却的东西委实太多了。在如此追踪着记忆的轨迹写这篇东西的时间里,我不时感到踹踹不安,甚至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连最关键的记忆都丧失了。说不定我体内有个叫记忆堆的昏暗场所,所有的宝贵记忆统统堆在那里,化为一滩烂泥。但不管怎样,它毕竟是我现在所能掌握的全部。于是我死命抓住这些已经模糊并且仍在时刻模糊下去的记忆残片,敲骨吸髓地利用它来继续我这篇东西的创作。

  我拿着听筒扬脸,飞快地环视电话亭四周.我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全然摸不着头脑.这里究竟是哪里?目力所及,无不是不知走去哪里的无数男男女女.我在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不断地呼唤着绿子。

  他背上自己的十字架,匍匐在生命的征途。

  我想起自己在过去人生旅途中失却的许多东西--蹉跎的岁月,死去或离去的人们,无可追回的懊悔。

  人理解某人是水到渠成的事,并非某人希望对方理解所使然。

  全世界的细雨落在全世界的青草地上。

  我已成为过去的人。你眼前存在的不过是我往日的记忆残片。我心目中最宝贵的东西早在很久以前就已寿终正寝。

  有时我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博物馆管理人――在连一个人也没有的空荡荡的博物馆里,我为我自己本身负责那里的管理。

  无论谙熟怎样的真理,也无以解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的软弱无力。

  我努力让自己不深刻。

  火红的晚霞让人置身在火红的绚烂之中,

  置身在遥远的童年那天真烂漫的憧憬之中,

  置身在那从来未曾实现也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憧憬之中。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也会再相逢。

  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

  我们一边把死当作微尘般吸入肺里,一边活下去。

  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 are stranger.

  我仍愿作一流的火柴盒,也不作二流的火柴棒。

  是啊,我在哪里?

  在好端端的青春年代,居然凡事都以死为轴心旋转不休。

  我的房间干净的象太平间。

  她所要的并不是我的臂膀,而是某个人的。她所要的也不是我的体温,而是某个人的。我觉着有些愧疚,为什么自己要是自己。

  当然,只要有时间,我会忆起她的面容。那冷冰冰的小手,那流线型泻下的手感爽适的秀发,那圆圆的软软的耳垂及其紧靠底端的小小黑痣,那冬日里时常穿的格调高雅的驼绒大衣,那总是定定注视对方眼睛发问的惯常动作,那不时奇妙发出的微微颤抖的语声(就像在强风中的山岗上说话一样))--随着这些印象的叠涌,她的面庞突然自然地浮现出来。最先出现是她的侧脸。大概因为我总是同她并肩走路的缘故,最先想起来的每每是她的侧影。随之,她朝我转过脸,甜甜地一笑,微微地低头,轻轻地启齿,定定地看着我的双眼,仿佛在一泓清澈的泉水里寻觅稍纵即逝的小鱼的行踪。

  我几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指尖毫无所触,那小小的光点总是 同指尖保持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

  如果读和别人雷同的东西,那么思考方式也雷同。

  我隐约感觉到,深刻未必是接近真实的同义语。但无论我怎样认为,死都是深刻的事实。在这令人窒息般的悖反性当中,我重复着这种用永不休止的圆周式思考。

  我不是那样的强者,也并不认为不被任何人理解也无所谓,希望互相理解的对象也是有的。只不过对除此以外的人,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即使不被理解也无可奈何,这是不可强求的事。因此,我并不是像永泽君说的那样,以为人家不理解也不关紧要。

  我在别人身边到底在追求什么?别人又在我身边追求着什么?

  我说过要等她,却在最后的最后放弃了。

  死亡离得如此之近。带着宿命的悲哀和铅灰色的沉重。

  或许我,不该问,让你平静的心再起涟漪。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