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虐恋经典语录

  《何以笙箫默》清新有爱,虽有爱的伤痕,但最终用爱愈合了伤口,并不为求虐而虐。以下是雨露文章网小编整理的《何以笙箫默》经典语录,欢迎参考借鉴!

  

  当他们之间已成往事,最难堪的便是一切清晰如昨。

  如果三年后你注定要成为我女朋友,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权利呢?

  他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只为她能够找到她。

  本来快要陌路的两人,突然就有了最亲密的婚姻关系。没有缓冲,跳过了所有的过程,却跳不掉分离多年造成的生疏和难解的心结。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只会变成将就。

  是的,做梦也会痛,痛到醒来。

  其实我很懦弱,不敢去追求什么,只期待有天他会蓦然回首。

  你要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曾有那个人出现过,那么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将就。

  赵默笙,我是疯了才会这样让你践踏。

  不是所有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长寂寞。

  早料到是这样不是吗?她又何必来这一趟,让自己死掉的心再死一次吗?

  若非她给我重重的一击,我怎么会彻底地清醒。

  承认吧,何以琛,你嫉妒得发狂。

  赵默笙,你跑这么慢,我当初是怎么让你追上的?

  你是我的sunshine,是我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

  只是,他一直以为他们是一样的,他在这个世界孤单着,而她在另外一个世界。有一天她会回来,或者有一天他等不了去寻找……

  很熟悉的赖皮劲儿,以琛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怀念着。

  痛是午夜梦回后,抓不住你轻颦浅笑的巨大空洞。

  不是每个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长寂寞。 笙。我已变心。

  等待与时间无关,它是一种习惯。它自由生长,而他无力抵抗。

  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有一种平静,叫做死水微澜。平静是因为已经有所决定。决定了要等下去。

  我不是不信你,我是害怕乖张的命运

  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这不知名的花。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理科生的天性使应晖固执地想找出他心动的逻辑,可是却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证明这其间的因果关系无能为力。

  我一直很清醒,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沉沦。

  他们给了我十年,我要给默笙一辈子。

  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我都不会放过你。

  你不喜欢我可以,但是你千万不要喜欢别人。

  你以后会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结局已经如此,原因已经不再重要了

  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有一种平静,叫做死水微澜。

  如果你的生命里出现了这么一个人,那么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将就。

  名人的过去和隐私是公众永远感兴趣的话题

  他们给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辈子……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不是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重逢会是什么样子,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说一句“好久不见”的情分都没有了。

  昔日的甜蜜已遥不可及,现实的悲哀却寸步不离。

  从此以后,任何一个终点,都不会再有以琛。

  以琛曾经说她是sunshine,是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可是现在她连自己心中的阳光都消失了,又拿什么去照耀别人呢?

  而这七年,他又多少次数到九百九十九? 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始终没办法数到一千。

  我不是喝醉了,我是疯了。

  只要不去想,肤浅的快乐其实很容易。

  你为什么不回来?我都准备好背弃一切了,为什么你还不肯回来?

  痛是午夜梦回时抓不住她轻颦浅笑的巨大空洞,是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莫名其妙的失神,是每一次成功的喜悦后随之而来的更多的寂寥。

  有一种伤,它深入骨髓,在人看不见的地方肆虐。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的人吧?那个可以主宰你情感的人,那个让你失去理智的人,让你欲罢不能的人。你就是那么无可奈何的喜欢着。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

  也许早一步,晚一步,他们不是他们,我不是我,谁知道呢,缘分总是那么玄之又玄。

  我本是凉薄之人,何以温暖他人。

  如果这份等待有尽头,那么年和分钟又有什么区别。

  你转眼的一瞬,我萧条的一生。我一直很清醒,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沉沦。

  那是第一回见着爱情的理由,如果思念一定要一个缘由,那么就是曾经你是他心中唯有的光芒,穿过了萧索的冷然,一路走到了他的眼底他的心里。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他出现过,其他任何人对她来说,都成了将就,而她,不愿意将就。

  何以箫声默,默声箫以何?多情深许几?几许深情多。

  在异国他乡,孤零零一个人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每一个异国人都这样,可是,如果回去了还是孤零零的,那会很可悲吧。

  如果你的生命中曾经出现过那么一个人,其他人就都成了将就,而我,不愿将就。

  七年分离造成的裂痕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彼此的伤痛,也许只是细小的伤口,可是同样痛不欲生。

  如果我无法找到你,那就只有站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你找到。

  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因为太在乎,所以受不起。

  因为工作忙,租的小屋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整理,阳台上的那盆花,买回来就扔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过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花瓣被雨打风吹得半凋零,只剩一片残红在晨风中摇摆。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这不知名的花。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等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等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有那么一刹那,她竟觉得会这么永远下去,不敢靠近,又舍不得离开,于是宇宙洪荒,海枯石烂,她永远站在他的门外。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